我要說的是我身旁三個女人小咪、小莉和妮妮的故事。

她們三個女人過著完全不一樣的生活。

為什麼會有感而發寫這篇文章呢?

要從今天發生的事說起….

 

今天差一點和小咪吵起來,說吵好像太誇張了。

但是她不悅到是真的。

我說的話很不重聽我知道,我也不明白我說這些話有沒有意義,

但小咪確實是我幾個知心蜜友之間,唯一令我擔心的一位。

 

她今天很高興得拿了牙齒美白的產品給我看。

只要2000多元,她說。

如果要到牙醫那裏治療的話,要一萬多元,所以她省了八千多元呢 !

ㄟ,這樣真的有省到嗎?她的牙齒又不黃,也不黑。

--可是也不白。她說。

可是是這樣算的嗎?看起來一點也不需要。

--可是妳不把錢花在這裡,也會把錢花到別的地方,為什麼不讓自己看起來美一點。她說。

這樣的話似乎也有些道理?

 

女人總是對於美,不遺餘力。

可是卻忘了,自己是不是負擔的起。

女人總是對某些部位的美有些執著。

小咪花了錢在牙齒美白上,妮妮花了錢在做美甲光療。

牙齒白當然美,指甲上色無懈可擊當然也是美。

 

可是妮妮一點也不令我擔心,但是小咪,卻讓我老是覺得她的晚年必定悲苦。

我甚至可以想見她老年淒涼的模樣。

 

人從來就不是平等的,也無法過相等品質的生活,

我們必須要認清現實,知道你能過哪種等級的生活。

這是資本主義下的不幸,

或者跟資本主義也沒甚麼相關,

現在是M型化的社會,但是往前推2百多年,18世紀瑪莉皇后的年代,難道貧富差距就不大嗎?

歷史上除了少數幾的世代,人民普遍富有之外,大部分的人的生活都為金錢所苦,而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時代。

 

我們太微弱,沒辦法改變這世界,但即便如此,我們也必須讓自己在這個時代中,有尊嚴的生存著,

有尊嚴的生存,不是做牙齒美白,也不是做指甲光療,

更不是對自己說著:我工作好辛苦,我不能買一些東西犒賞一下自己嗎?

但為什麼犒賞自己一定要買東西?

有尊嚴的活著,是我們可以提供自己生活所需,一直到合上眼睛的那一刻為止。

如果你辛勤地工作,都無法提供自己基本的生活開銷一直到死,那麼牙齒白不白,指甲美不美,又有甚麼意義?

 

要讓自己有尊嚴的活著,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明白自己能過甚麼樣等級的生活,

然後就只過這樣的生活。不要去負擔自己負擔不起的東西。

等級,沒錯就是等級,我討厭這個名詞,可是它最容易說明,我想不出更好的詞。

 

小咪奢侈嗎?當然不,她離奢侈還差的遠呢?

她從沒有買過甚麼名牌包,也很少花大筆的娛樂費狂歡,

也只不過就是周年慶時在百貨公司買買東西,偶爾去沙龍保養一下,每年小小渡假,通常在亞洲,連歐洲都沒去過,也不一定出國,有時也在國內旅遊。

很普通小資女的生活,一點也不奢侈。

可是她沒有認清,以她的經濟狀況,她連小資女不怎麼奢侈的生活都過不起。

沒錯,那麼認真的工作,就連小資女的生活都過不起。

這就是現實。

 

請問一個月薪35的熟女,應該過麼樣的生活?她並沒有搞清楚。

一天200元伙食費,不奢侈,一個月6000元。

生活雜費:手機、水電、日用品,交通費,一個月5000元,也不浪費。

娛樂治裝交際…,一個月3000元,差不多。

中藥調理身體,其實是為了減肥,一個月2000元,不得不花,不然瘦不下來。

(沒有好的身材,再漂亮的衣服,也沒有用,她說。)

孝敬父母一個月5000元,應該的吧!

加上房租,一個月1萬,台北市的房租,就是這麼高。

一個月31千元。薪水只剩下4000元。

還不包括保險,和旅遊的錢。

 

沒錯,一個月基本開銷是3萬元。

但一個月只剩4000元,未來的生活早麼過?

妳不會替未來的生活感到焦慮嗎?

我為什麼要去煩惱還沒有發生的事情?讓自己多長好幾條皺紋呢?她說。

我無言。

 

她不能過一個月3萬的生活,雖然這很基本,但她過不起,她卻不知道。

她住不起台北市一個月1萬元的小套房,

她只能住新北市的雅房,不然你以為新北市的雅房都租給誰?

----啊!!可是我不行ㄟ,新北市太遠了,我想多睡一會,而且我也不能跟別人共用浴室,我就這麼點要求而已。

可是她卻不願意去想,她晚年的時候,不要說跟別人共用浴室,她可能連遮風蔽雨的地方都租不起。

好基本的要求ㄛ,不過間小套房而已,但是她住不起,她不知道。

 

中藥一個月2000元太浪費,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減肥。

電費2000元,智慧型手機月費1千多元,也都太貴。

這不是很基本的嗎?我不吹冷氣睡不著,我怕熱,只要在家就一定要開冷氣。而且現在誰不用智慧型手機?

很不幸的是,很多妳認為很基本的開銷,其實妳都負擔不起。

少吹冷氣會死嗎?不用智慧型手機上網會死嗎?

但妳65歲後沒工作,沒錢吃飯,卻真的會死?

妳一個月不能只剩4000元,那真的不夠。

 

小咪有機會結婚的,但她不想,因為她當時的男朋友月薪只有4萬多元,而且是獨子,要奉養父母,還要租房子,而且希望未來有一對子女。

她想一想經濟負擔太大,她不要,斷然分手。

妳當然可以選擇單身,但是妳要讓自己能夠有尊嚴的活到最後,這是最基本的。

 

小莉薪水也是3萬多元,她選擇結婚,老公現在薪水5萬,她們要付房貸,還要養3個女兒。

她不坐捷運,因為捷運太貴,

妳沒聽錯,捷運太貴,來回一趟要50元,機車的油錢便宜多了,所以即使下雨也騎車。

我和小咪都逛百貨公司,可是我和小莉卻只逛五分埔,夏天的T恤超過100元她不買,因為太貴。

這樣生活很卑微嗎?

我覺得那叫做頭腦清楚,清楚現實的生活是如此,所以只過自己過這樣的生活。

她們房子買在台北市,台北市的房子很貴,但她願意犧牲其他所謂的生活品質來成就它。

人生必須要抉擇,不是嗎?妳不能甚麼都想要。

 

妮妮不只做指甲光療,還偶爾會買個名牌包,

她還開車上班,一個人住一房一廳的大套房,

我從來不說她浪費,只說她真捨得。

因為她負擔的起。

她一個月薪水6、7萬,還有不錯的年終分紅,即使基本開銷4、5萬,

她仍然過得起這樣的生活。

 

有人只能騎機車,有人可以坐捷運,有人開得起車。

如果你更有錢,妳還可以開超跑,擁有遊艇,甚至私人飛機。

重點不在於花多少錢,而是你能不能負擔。

不要去看你負擔不起的東西,

有人說:2萬元以下的鞋子都很便宜,雖然聽起來很討厭,

但討厭又如何呢?人家付得起。

要嘛妳就賺更多的錢,不然如果你的能力只有這樣,賺不了更多錢,那就得縮減妳的開銷。

眼紅於事無補,批評也只是發洩對現實生活的挫折。

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認清現實,過自己能過得起的生活。

想一想妳是哪一個等級,應該過甚麼樣的生活?是騎車、坐捷運,還是開車?

是甚麼樣的收入,就該過甚麼樣的生活,這才是人生。

 

 

 

 

游安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